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

白佛寺

热线:010-67868163

·邢台白佛寺 ·南和白佛寺 ·河北白佛寺 ·中国白佛寺

代孕产子的流程 代孕产子 武汉代孕 代孕产子费用 代孕公司北京武警三院植发 PSH军工高级无痕加密植发技术 北京癫痫医院 治疗癫痫的中药 如何治疗癫痫 癫痫病可以治愈吗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中国癫痫病医院排名 癫痫病医院 治疗甲亢的中药 甲亢的治疗方法 治甲亢的偏方 甲亢可以根治吗 中药治桥本氏病 甲亢突眼 甲亢突眼的治疗方法 最好的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医院 癫痫病医院 北京治癫痫医院 北京那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北京治疗癫痫的医院 癫痫医院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癫痫 北京治癫痫的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能治愈吗 北京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中医治疗癫痫 如何治疗癫痫 北京癫痫医院 癫痫病能治愈吗 癫痫病的最新治疗方法 北京治疗癫痫医院 癫痫病怎么治疗 癫痫病发作 癫痫病的危害 癫痫能治愈吗 北京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可以治愈吗 癫痫病的最新治疗方法 小儿癫痫最好的治疗方法 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最好 继发性癫痫能治愈吗 原发性癫痫病症状 治疗癫痫持续状态的首选药物是 癫痫病可以治愈吗 癫痫病的最新治疗方法 北京治疗癫痫的医院 癫痫病的最新疗法 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最好 北京哪个医院看癫痫好 癫痫病的最新治疗方法 癫痫病可以治愈吗 北京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癫痫不能吃什么 癫痫发作时怎么办 儿童癫痫 癫痫吃什么中药好代孕产子的流程 代孕产子 武汉代孕 代孕产子费用 代孕公司
当前位置: 主页 > 白佛文库 >

·宽运法师:浅谈佛教戒律与法律·

宽运法师:浅谈佛教戒律与法律

作者:修明 发布时间:2014-10-09 09:14 浏览: 字体:  

宽运法师:浅谈佛教戒律与法律

       
  9月28日凌晨,由部份反对派人士及学生发起之「占中」行动,正式启动,发动游行、罢工、罢课,以表达争取「民主」之要求;与此同时,10月2日开始,另一批持不同意见之人士,发起「反占中」行动;前者衣系黄丝带,后者襟挂蓝丝带,双方陷入对峙形势,造成一时紧张、混乱之局面,情况令人忧虑。

  面对如此的景况,试问法纪何在?我们身在其中,身为香港的一份子,又怎可能视若无睹,甚至是无动于中?然到底孰是孰非,谁对谁错?由于现今是文明、民主、言论自由的法治社会,我们应该以何准则来衡量并做出正确的价值判断?我们又怎忍心这经百多年打造、璀璨夺目的东方明珠毁之于一旦?我们如何才能转歪风为正气,化戾气为祥和,拨乱反正,重建香港之和谐、安定与繁荣?这自然令人想到社会法律与佛教戒律的功用。

一、社会法律与佛教戒律的功能与作用

  俗语说:「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任何国家都有自己的法律,任何宗教都有自己的规章。特别是佛教,尤其注重戒律,其制定的原意,主要是为了维持僧团的清净和乐,以达到究竟解脱的目的。亦把它定为取得佛教徒资格的标准;如不受三皈五戒,即使学佛行善,仍不能算是一个真正的佛弟子。

  同时,佛教又把戒律当做一种必不可少的修持方法;由戒生定,从定发慧,「戒、定、慧」三学包含着整个佛教的内容。佛教教理虽有大小乘之分、显密禅净之别,但都必须守持根本戒律,无一例外;并且戒律是一切修行证果的基础,《华严经》云:「戒为无上菩提本。」学佛无非是欲求无上正等正觉,而持戒是菩提的根本,也是迈向解脱自在的法门。《佛遗教经》说:「若人能持净戒,则能有善法;若无净戒,诸善功德皆不得生。」戒律的精神在自发心的清净受持,在于实践,因为持戒是修行一切善法的基础,也是一切修行的根本,所以说:「万丈高楼平地起,诸佛菩萨戒为基。」戒律的精神是慈心不犯,是以法摄众,是因果不爽,是忏悔清净。佛陀常自言:「我不摄受众,我以法摄众,我亦僧数。」重视「戒和同修」,以身体力行来体现真理,庄严戒律。

  若与世间法律相比,我们不难发现,法律是伴随社会而产生的,在原始社会中,并无法律的特别设立,端赖一种共同遵守的习惯来规范社会,这种习惯包括宗教、道德、法律、礼仪等。换句话说,法律规范的存在,是因应社会复杂化之后的需要,而以之作为行为的共同准则;而宗教乃至宗教的戒律,对社会形成规范的自然作用,则是因为宗教的本质在于净化心灵,劝人为善,是安定社会的盘石。

  所以说,一个国家没有法律,就谈不上民主、自由及国强民富;一个宗教没有戒条,就成一盘散沙、一群乌合之众,就难以和合、共住。佛教之所以经二千五百多年而长盛不衰,并不因各朝代不良的人为因素破坏而绝迹,除了教理的圆融无缺外,佛教徒自身道德行为能作为世人的模范,也有很大关系。纵观中国佛教近二千年的历史,可以看到,无一高僧是不持戒守律的。而佛教的流传与传播,实归功于历代高僧;从而说明了要光大佛教,其首要的关键乃在于戒律的传弘。

  因此,「戒律」实可称为「佛教法律」,可以防止佛教徒不正之行为及意念。戒律是佛陀所制定的,是佛教徒生活的准则、行为的规范,用于止恶行善;法律是国家基本法的总称,是由立法机关所制定的,是国家最高政权强制执行的行为规则。法律体现统治阶层的意志,是制服恶人的一股力量,可以保护公民生活的安定、生命及财产的安全。所以说,戒律与法律,在不同的层面上,同样为人们的身心、性命、财产,提供了可靠的保障与保护。
二、佛教戒律与现代法律之含意与原则

(一)   佛教戒律的含意及种类
 1.戒律的含意:

  「戒」梵语为「尸罗」,汉译的意思为「清凉」,亦名为「戒」,用以防止佛弟子身心之过失,尤其是菩萨戒,不但恶事不可以做,就连恶的念头(也就是起心动念)亦不能产生。因人能止恶行善,自然就能心安理得,俯仰无愧,故心无热恼而得清凉。「律」梵言「优婆罗」,又译曰「律」,是止恶行善的法则。而人类的行为,是既有善也有恶。善,就是道德的行为;恶,就是不道德的行为。

  在佛教传入中国之后,祖师大德除了奉行六和僧团外,亦更因「马祖创丛林,百丈立清规」,而产生具有中国色彩的「丛林清规」,规定丛林的组织及寺众日常生活的规则。此后随着时代及寺院所需不同,又制订有各种的共住规约。如宋代的《禅苑清规》、元代的《至大清规》、明代的《敕修百丈清规》、民初的《高旻寺规约》等。
2.戒律的种类:
  戒律因受持者身份和发心的不同,有在家的三皈五戒、八关斋戒、菩萨戒;出家的沙弥及沙弥尼戒、式叉摩那戒、比丘戒、比丘尼戒及菩萨戒。从戒律受持的层次来说,是渐次受持的;从受持的内涵来看,因在家与出家而有不同。以菩萨戒为例,《优婆塞戒经》记载在家菩萨戒为「六重二十八轻戒」;《梵网经》记载出家菩萨戒为「十重四十八轻戒」。
  一般而言,佛教的戒律,若细分就必须说到「五部律」,这是就「律藏传承」的分派来说;说到「五篇七聚」,是就「具足戒的罪行」来分;说到「四科」,即戒法、戒体、戒行、戒相,是就「戒条的分析」,每一条戒律皆具足四科;在戒相之中,又各有开、遮、持、犯的分别,做为清净受持的准绳。
  但戒与律是有所区别的,律中包含着戒,但戒中并不包含着律。因为毗尼「律」藏中有「波罗提木叉」,即「别解脱戒」;波罗提木叉中却不能摄尽毗尼藏。律,统括止、作二持;戒,唯有止持。所以,持律含有持戒,持戒并不含有持律;持律是僧团大众共同之事,而持戒是个人行持。

3.持戒的意义:

  佛子归依至尊的佛陀,便是要学佛所学,行佛所行,证佛所证的真理,依戒、定、慧三学而行。总括来说,不外「止持」、「作持」二门,正如《七佛通戒偈》所说:「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此四句偈,不仅涵盖「声闻戒」,也包括了菩萨戒的「三聚净戒」,说明佛教的戒律不仅消极的禁止做一切恶事(止持),更积极地规范行一切善事(作持),净化自己,利益他人,就是当作而不为者也是犯戒。如此才能真正做到自觉、觉他,自利、利他。

(二)、世间法律的定义与原则

 1.   世间法律的定义

  世间法律的定义,自古以来就有多种说法,如:神意、自然、正义、强者等。现代法学家对法律的定义为:「法律者,以保障群众安宁,维持社会秩序为目的,并透过国家公权力而强制实行的一种社会规范。」这是现代人对法律的理解,承袭自西方的「大陆法系」。相较于中国传统的法制,从传说的《禹刑》三千条,到周公制礼,李悝制第一部成文法典《法经》,而后《秦律》、《汉九章律》、《晋泰始律》、《北齐律》、《隋律》、《唐律疏议》、《宋刑统》、《大元通制》、《大明律》、《大清律》等,历时四千余年,大抵用在维持专制权力、统治阶级和刑罚,现代法律以人为本,重视人民的权利义务,显然是较民主的立法。

 

2.   法律的精神与原则

  从伦理道德观上说,人类是群居而有组合原则的动物,所以任何人也不能脱离集体而单独生活。从科学观上说,人不但不能离开集体,而且在人的本性上,就有组织集体的需求,正如荀子所说:「人生而有群。 」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也说:「人是社会的动物。」凡此都说明了:人类的天性,有着组织集体的需求。人类需求组织集体,其目的有两点:第一、为了使生活获得改善,第二、为了使生存得以持续。这就必须要靠大家共同努力、分工合作才能达成。

  而在由许多人组成的集体中,每个人都有其应尽的义务和应享的权利,但绝不会只享受权利而不尽义务的。要知道人生是以服务为宗旨,而不是以夺取为目的。假如有人只顾自利(剥夺),只想占人便宜而不顾他人的利益或安危,使集体的安定造成紊乱,这种行为就是不道德的,也就是恶的行为。假如有人以服务为宗旨,默默把生命、精神奉献给大众,使集体安定和乐,充满生活朝气,这种行为就是善的。对于道德的行为,我们应该努力去实践;而不道德的行为,我们就应该停止不去做。所以,社会需要法律,以防止罪恶及不道德的行为。

   世间的法律,随顺着时代和需要,也时有增订、废除,种类不胜枚举,以现代法令为例,包括宪法、行政法、刑法、民法、商事法、诉讼法、公法、私法、国际法、国际私法、条约、判例、习惯法等各种成文和不成文法;因地区、时代的不同发展也有殊异,如中华法系、日本法系、大陆法系、英美法系等。
三、佛教戒律与现代法律之比较

   谚语云:「道德治法制之穷,宗教治道德之穷。」世间的法律,强调定罪与刑法,虽能规范人们外在的行为,但对于心意犯罪的矫正和犯罪的根治,却常有乏力之感。这个时候就需要道德、需要宗教;但真正的道德,是从「心」上说的。佛教强调心为罪源,重视身、口、意三业的清净,就是从心源上导正偏差的行为。刑法上虽也规定「作为犯」、「不作为犯」,但只是狭义地就犯罪行为的型态来区分,不如佛教戒律的止持、作持广摄一切善恶法。

  我们都知道,佛陀十大弟子之一的富楼那尊者,是佛陀弘法布教的得力助手。一次当他见到官吏的时候,这样地问道:「你们做官的人,可以治犯罪的人,但有办法治人不犯罪吗?」

  「虽然有国法,但国法也不能使人不犯罪。」官吏们回答。

  「除国法以外,你们和一切人民,都应该奉行佛法。大家若能信受奉行五戒十善的道理,因果轮回的法则,这个世界就不会犯罪了。」

  由于富楼那尊者懂得善巧说法,所以,无论是医生、官吏,没有不因此而皈依三宝,信仰佛教。

 

  法律的「三读立法」,就如同佛门的「三番羯摩」。在法律上,犯了罪行的人只要有悔意,法官就可以视情况予以酌量减刑;佛教则认为罪业透过诚心发露忏悔,自可以获得清净,给人更大的改过自新、改恶向善的机会。在法律上「犯意」不一定有罪;「犯刑」才会有罪;而佛教则只要有了犯意,就属于犯戒。佛教的戒律非常注重人性,而世间的法律会有审判不公、冤狱,或顶罪等疏漏,但因果则不会有疏漏和侥幸。所以国父孙中山先生说:「佛教乃救世之仁,佛学是哲学之母,佛法可以补法律的不足。」又说:「法律防范犯罪于已然,佛法防范犯罪于未然。」

 

  因此,佛教戒律与现代法律究竟有何异同?戒律如何补法律的不足?可从下列的比较作概括的认识:


  1.五戒与刑法:五戒,是指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饮酒等五种戒法,为戒律的根本,故称「根本大戒」。在僧团中,犯了杀、盗、淫、妄四重戒其中任何一条,就不可被原谅,无法再共住于僧团,也就是要被逐出僧团,取消其出家资格。五戒也可以说是世间刑法的总摄,以目前在监服刑的罪犯而言,大都是触犯五戒。例如:社会上杀人、放火、殴打等,是犯了杀生戒;贪污、侵占、窃盗、抢劫、绑票等,是犯了偷盗戒;强奸、嫖妓、拐骗、重婚等,是犯了邪淫戒;毁谤、诈欺、背信、伪证等,是犯了妄语戒;贩毒、吸毒、运毒、吸食烟酒等,是犯了饮酒戒。这些罪行都离不开五戒的范畴。


  2.心意与犯意:刑法对犯罪的构成要件,一般以犯罪人行为当时的意图(动机)、过失来作为量刑的判断标准,如「故意杀人者」与「过失杀人」者,其刑罚就不一样;对于事后自首、悔过者,刑法第五十七条列有科刑轻重的标准,并得酌情量刑。佛教戒律因犯罪型态不同,也有种种规定,以比丘戒为例,有八类戒条、五等罪行、七项罪名、六种果报之别,这与世间法律因所犯罪刑不同,则所判罪名不同,情况基本是相约的。
  佛教非常重视心意犯罪的轻重,每一条戒相之中皆有开、遮、持、犯的分别,犯同一条戒,因动机、方法、结果等的不同,导致犯罪的轻重与忏悔的方式也不同。如杀人时要具足「是人、人想、杀心、兴方便、前人断命」五个条件,才构成不可悔罪,这与刑法因重视犯意和犯罪事实而制定的犯罪构成要件的道理是相同的。但佛教「心意戒」的积极意义,在要求个人自发地观照身、口、意的起心动念,防范不法于念头起时,较世间法更为彻底。

  3.发露与自首:僧团中每半月举行「布萨」,读诵戒律,并问各自有无犯戒,若已犯戒者,立即当场发露表白忏悔,以恢复身心之清净。「自恣」是在每年夏安居的圆满日,诸比丘集会,随他人之意,举发自己所犯的过错,请大众评断规诫,并当众忏悔,求得清净。布萨中的「出罪」,类似刑法中的自首;自恣中的「举发」,类似检察官检发犯罪。由举罪与出罪可以看到佛弟子对自己言行的负责态度,与僧团戒律及大众对犯错者的宽容心,使犯戒者能勇于认错,获得清净,从而维护僧团的清净和乐。这些自发、自觉的清净心,是世间法律无法相提并论的。


  4.羯摩法与诉讼法:国家法律的公信力,靠公权力来维护,当个人权益或国家、社会权益受到侵害时,可透过民事、刑事、行政诉讼的程序来伸张正义。佛教为维护僧团的清净,也有一套简单又公正的诉讼法,就是「羯摩法」的「僧事僧决」。 

       羯摩法是佛教的会议法,用以授戒、说戒、忏罪及处理僧务;六和僧团得以和合无诤,就是透过羯摩法来达成的。如法的羯摩法必须具足四个条件,即法、事、人、处都合于该项羯摩的规定,例如:出僧残罪属于众法忏,须于二十位清净比丘前忏悔,经过如法的羯摩,才算是忏悔清净。并配合灭诤法的运作,共同确保僧团的和乐清净。
  「羯摩法」的种类有单白羯摩、白二羯摩、白四羯摩,其中白四羯摩即「三番羯摩」,指于重大决议案时,先作一遍宣告,再作三番宣读,每读一遍,向大众征求同意一次,必须众中默然无议,议案才能成立通过;这与现代法律立法的三读通过,颇多类似共通之处。而三番羯摩法早在佛陀时代就已经制定了,可见佛教教团非常注重大众意见与民主精神。

  5.佛法与国法:刑法中,对于藏匿犯人者,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罚金。佛教虽然讲慈悲,但却不包庇犯罪者。例如弟子优婆离曾有一次问佛陀说:「佛陀!犯了国法的人,我们可以接受他出家吗?」佛陀回答说:「优婆离!国法的合不合理,那是人民与政府的事,假使犯了国法,在没有宣判无罪前,僧团不可以接受他出家。」这是佛陀对国法的尊重,因为出家是出三界之家,并未出国法之家,仍然受到国法的规范。
   6.业力与罪证:世间的法律,事事讲求证据,没有证据,罪名就难以成立;有理无证据,还是不免被冤枉,条文虽然多如牛毛,却仍然无法规范无穷的人事,达到毋枉毋纵。但是佛教在因果业报的定义下,人人受报的机会均等,绝无特殊或侥幸。做了善事就有善报,做了恶事就有恶报。虽然也有人说,法律之下人人平等。不过,由于社会身份、地位的差异,在法律上难免有些特权;然在业力的前提下,善恶业报,却绝无特权可言。
  由此可见,唯有在佛法之中,才可能有真正的公平、公允。

四、守戒、守法是非常困难的事吗?
  由上文对戒律与法律的简单介绍与分析,可能会令人生起「守戒、守法是不是非常困难」的疑惑。但是,真的很困难吗?让我们看看以下一个「守三戒的年轻修行者」的故事:
  佛陀在世时,在「祇树给孤独园」带领弟子们日日精进不懈。当时舍卫国的百姓对佛陀都非常敬仰,对僧伽亦很尊重,每天僧众出去托钵,队伍都很整齐,当地的人民都很恭敬地供养。
  有些年轻人看了,心里很羡慕。其中有一位长者的儿子心想:佛陀贵为王子,却能舍弃富贵出家、修行证果,得到天下人的仰慕尊重。
于是他也希望能远离名利,学佛出家,因此就向父母提出要求;父母当然舍不得,但是他们也是佛教徒,最后还是忍痛送儿子到佛陀的面前,请求佛陀完成他的心愿。
      佛陀即时收下这名弟子,然后请长老比丘代为教导;长老比丘就将他们生活中的规律一一为他分析,教他要守戒──五戒、十戒,甚至要守二百五十戒。
  这位年轻比丘一听,竟然有那么多戒,心里很是惶恐。心想:「出家必须守这么多戒,一不小心就会犯了某一条,这么多戒,我一定守不好;既然守不好,不如还俗算了,还俗可以做一位在家居士,不但可以经营事业、娶妻生子,又可以护持佛法。」

  他心里打定主意后,于是向长老比丘提出请求。
  长老比丘听了觉得很不安,因为这位年轻人是佛陀亲自交给他们指导的,现在起了还俗之念,长老比丘着实为难。即向年轻比丘说:「你想还俗不是不可以,但是一定要向佛陀表明心意。」
      几位长老比丘就陪同他来到佛陀跟前,长老比丘一五一十地向佛陀说明;佛陀就问年轻人:「你为何刚出家又想要还俗呢?」
  年轻的比丘也很坦白地说:「佛陀的教团里,大家都要守持净戒,但是这些戒律太多了,我怕守不好犯了戒,那就污染了僧团,这不是很罪过吗?所以我想还俗,将来也可以护持佛法呀!」
 
  佛陀说:「你听了这些出家人的戒律就退道心,那道心未免太浅薄了吧?」
  佛陀向长老比丘说:「你们为何一下子就跟他说那么多戒律,让他害怕呢?要依人依时渐进才好,一下子把那么多戒加在他身上,太快了吧!把他交给我好了。」
  年轻的比丘听了宽心许多,佛陀接着向他说:「年轻人,修行不像你想的那么复杂,守规矩也不像你想的那么可怕!你先不用管那么多戒,我只要你守三项规戒就可以了。」年轻的比丘听到只有三项,说:「三项?那应该容易多了,我愿意守持。」

  佛陀说:「我只要你守好身、口、意。这三业能够清净,则一切的戒都可以渐渐达成。」
  年轻的比丘听了非常欢喜,他向佛陀叩头礼拜,愿意终身信受奉行。
  佛陀向长老比丘们说:「我把愿意终身信受奉行的年轻人再交给你们调教,你们要好好培养他。」
  这位年轻的比丘,每天就这样守持进修,因三业清净,所以他天天都过得很愉快,不久之后即证得阿罗汉果。
  很多比丘都很赞叹佛陀的威德,因为佛陀简单的几句法语就能让一个人心开意解、坚持守戒,可以把很复杂的规则浓缩,让他一生守持清净。

结语
  佛法与世法虽有相同之处,也有不共之处,但究竟何者较为殊胜?世间以法律来保障人的自由、平等,而佛教教主释迦牟尼佛告诉我们:每一个人都具备善性、佛性,每一个人都可以经过袪恶修善,最终成为菩萨、成为佛,这才是真正的、最大的自由与平等。
  佛陀入灭以后,戒律一直维系着教团的慧命,如《菩萨璎珞本业经.大众受学品第七》说:「一切众生初入三宝海,以信为本,住在佛家,以戒为本。」修学佛法必须守戒,就如同进入国家、社会、团体必须遵守其法律一样;而佛教戒学则更具有持身处众、增进道业、趣向无上菩提的殊胜作用,能除一切大恶。戒为一切诸善功德的住处,若不持戒,则世间有漏善法亦难以成办,所以持戒是人生向上的起点,是佛弟子修行佛道的根本。
  世间法律虽有惩治恶人、治疗社会病态的效果,但因不能直指病源,对症下药,远不如佛法的潜移默化。从法治的角度去看,社会上治安恶化之时,便容易出现「只要提高处罚,便能直接减少犯罪」的呼声,所谓「乱世用重典」,虽能恫吓、镇压于一时,却不能杜绝犯罪于永远。唯有公正、公义、慈悲、包容,才能改善社会的风气。
   今日社会大众因政改问题引发纷争,人心惶惑;佛教自觉、自律精神的提出,即希望以和合、无诤的思想,号召全港市民重新唤醒自己内在的觉性与理性,正如《十住断结经》所说:「意粗性躁,一事无成;心平气和,千祥骈集。」若人人能做到善护身、口、意三业,「远离忿争」、「无乱彼此」,对己、对人负责,降伏内心的暴戾烦恼,长养善心善念,社会自能在此基础上获得健康、良性的发展。从而达到「心灵净化,寻回良知,道德重整,安定社会」的目的。
  与此同时,亦提倡佛教「五戒」的受持,因为一个人如能自发地受持五戒,其人格道德就能健全;一家都能受持五戒,一家人的人格道德都能健全;一个团体、一个社会、一个国家,乃至全人人都能奉持五戒,当然最好能做到「不律而自律」,那么,社会就能「不治而治」,人民幸福安乐。
  在此,希望大家都能效法、学习佛法的戒律精神,以理性、包容的态度,面对社会目前的种种困难,抛开小我、放下成见,以国家民族的长远利益、全港市民的永久福祉为关心与考虑──让政府部门恢复正常运作、社会恢复正常秩序、上班一族重返工作岗位、学生继续回校上课;人人各司其职,各守其份,万众一心。如此,国家的安和乐利,世界的和平,人间净土的实现,自然指日可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