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

白佛寺

热线:010-67868163

·邢台白佛寺 ·南和白佛寺 ·河北白佛寺 ·中国白佛寺

当前位置: 主页 > 白佛文库 >

·诸法空相与缘起性空·

诸法空相与缘起性空

作者:修明 发布时间:2014-09-18 08:42 浏览: 字体:  

诸法空相与缘起性空
理证法师

从「维摩经讲记」第五文殊师利问疾品中摘录与空相关的开示与众分享:
经文:【文殊师利言:“居士!此室何以空无侍者?”
维摩诘言:“诸佛国土亦复皆空。”
又问:“以何为空?”
答曰:“以空故空。”
又问:“空何用空?”
答曰:“以无分别空故空。”
又问:“空可分别耶?”
答曰:“分别亦空。”
又问:“空当于何求?”
答曰:“当于六十二见中求。”
又问:“六十二见当于何求?”
答曰:“当于诸佛解脱中求。”
又问:“诸佛解脱当于何求?”
答曰:“当于一切众生心行中求。
又仁所问‘何无侍者?’ 一切众魔及诸外道皆吾侍也!所以者何?众魔者乐生死,菩萨于生死而不舍;外道者乐诸见,菩萨于诸见而不动。”】

讲记:接着文殊师利菩萨又说:“居士啊!你这个房间里面为什么
空无侍者啊?”因为等觉菩萨在人间示现,都是大富大贵之相,他的眷属很多,应该有很多侍者的;可是他们进来房里,竟然看到连一个侍者都没有,所以就故意问。当然文殊菩萨早知道维摩诘菩萨要做什么,就先提个起头,让他可以发挥,就像唱双簧一样。菩萨最会唱双簧,所以就帮维摩诘居士提出这个题目来,维摩诘菩萨就说:“不但我这个房间空,诸佛国土也一样是空。”文殊又问:“以什么为空呢?”维摩诘说:“以空所以空。”因为空所以空。

这答话很奇怪,其实空,是佛门里面很重要的一个法,可是这个空也正是那些大法师、大居士们最痛恨的东西;因为理也理不清,讲也讲不出,所以他们都会说“空不可说”。可是等到你证到如来藏以后,你说:
“空可空,空也可说,绝对不是断灭空,也绝对不是不可说。”因为空,其实有个真实体,那就是如来藏,所以空 常常被称为空性;空既然有性,当然就不是断灭空,所以真实空又可说为真实不空,所以“空”不能单用缘起性空来解释,因为空有两个意涵:第一、空性,第二、空相。(空性,是说有个真实不虚的法叫作「空」,而这个被叫作「空」的法,是有性(有自性的法,此「空」法有什么自性?),能生万法的自性;因为「空」,有这个能生万法的自性,所以我们众生才能够在不同时间有种种不同的五阴依他而起的法性存在,有了依他而起的五阴等等法性,才有缘起性空的空相诸法。所以缘起性空是枝末法,不是根本法,不是实相法!

那么空相法的缘起性空从哪里来?从依他起性的五阴十八界来,所以缘起性空是依附于生灭法的五阴十八界法而有,因此缘起性空不是究竟法,只是世俗谛的法,只是用来说明世俗法的五阴十八界都是藉缘(假藉诸缘)而起、其性是空,所以缘起性空是空相所摄,不是空性!可是众生不了解五阴十八界诸法都是缘起,其性本空,是无常空,因此产生了错误的认知与执着,就有了遍计执性;遍计执性是依于五阴等法的缘起性,是在依他起性的蕴处界上做错误的认知才产生的;二乘圣人对五阴十八界的依他起性有如实了知,因此正解缘起性空的真理,这样便成就了声闻果。但缘起性空的实证,只是在世俗法五阴十八界上做观行而得到的解脱法,仍不牵涉到实相;因为缘起性空的法,是依于依他起性的五阴十八界法而生起而存在,缘起性空的诸法本身是没有真实的法性(无自性)存在的;因此缘起而又性空的诸法只能被称为诸法的「空相」。「空相」,是说从五阴十八界及依五阴十八界辗转所生的万法上观察全都藉缘而起,全都是无常故空,就叫作诸法空相。

空相,不是实法,是从依他起性的种种五阴十八界万法上显现出来的相貌,可是从缘起性空的真实理往前推,我们就可以了知:缘起性空是依附于蕴处界而有而显现的,若离于众生的阴、处、界,就不会有依阴、处、界而有的缘起性空法。那缘起性空所依的阴处界本身是否就是真实法呢?答案仍然不是!因为阴处界法本身也是缘起,也是性空。既然阴处界法本身也是缘起性空的法,那么这些本是缘起性空的、无有自性的空相法、虚妄法又从哪里来的呢?难道能够无因无缘而自己就能生起吗?不行!否则就是无因生了。既然不是「无因」而生,那一定是有一个能生「缘起性空」诸法的「法」来出生。既然「此法」能藉缘而生「缘起性空」诸法,那这个「法」一定不属「缘起性空」的法,也一定不在「缘起性空」的诸法中。那么这个法究竟是何法?当然是那个既空,又有真实自性的真实法空性心,简称空性。这个被称为空性的心有很多的名称。其中一个名称叫如来藏。空相诸法一定要从如来藏的自性运作中才能出现,故说如来藏这个空性,既空又有自性的心有真实的法性;可是空性心如来藏空无形色,却又有这些自性能生起五阴十八界以及缘起性空的佛法出来,因此它叫作空性;所以空有真实性,不是无性。因此,我们从如来藏空性与她所生一切法空相的真实义,来看诸佛国土时当然也是空,因为诸佛国土也是不离空性与空相二法,若离空性与空相二法就没有诸佛国土可说,所以诸佛国土亦复皆空。

但是文殊菩萨问他说:“你讲诸佛国土亦复皆空,那是以什么为空?”他说:“以空为空。” 从现象界来说,诸佛国土及众生所有的五阴世间都是空相,空相也是空;而这些空相,都是从空性如来藏而来,那也是空,所以说:因为空,所以叫作空。文殊菩萨故意从文字的表面意思来问他:“既然是空,又何必要空?”好有一问!维摩诘菩萨答复说:“因为无分别空,所以叫作空。”那么一般人就会说:“大师们也会这么说:‘我们这觉知心什么都不要分别,那就是空。’所以大师们讲的没错。’” 那可就南辕北辙了。不能分别诸法时其实是无智慧的,诸佛难道都是白痴吗?显然不是,因为诸佛可以说种种胜妙法,能观察众生根器,显然是有分别的,而诸菩萨们都要跟着佛修学;菩萨们已经悟了,还得要跟佛修学,而声闻弟子们听到菩萨演说的般若种智都听不懂,当然已证明诸佛不是白痴。

觉知心对什么都不会分别,那真是修成白痴了。所以「分别」这个道理,学佛的人还真的要很在意它,一定要弄清楚。众生心中有物,都是从分别来,所以有人、有我、有众生、有寿者、有山河大地、有世间法与出世间法,都从分别来。可是众生心在做种种分别时,各自的如来藏却都不分别;既然众生的自心如来藏不做任何分别,转依不分别的如来藏以后当然就心中空无所有,这时却无妨有意识心继续在分别众生根器。正因为有分别,所以心中有物;假使都不分别,当然心中无物。众生的觉知心中有很多东西,可是众生的如来藏心中从来不分别,不分别所以心中无物,无物故空,因此说以无分别空故空。修学佛法并不是要我们在觉知心中把诸法都空掉而变成白痴。如果在觉知心中把诸法都空掉、都不分别,那么!你!妈妈就别当了;你们当父亲的人也别当了,因为儿子、女儿回家时,你们都不知道是儿子、女儿,才是真的不分别。岂非白痴一个!所以佛法不是这个道理,不是叫你一天到晚打坐不分别或一念不生,而是说在有分别当中要同时证得另一个无分别的心。而这个无分别的心,不是你修行以后才不分别,是从无始劫以来,本就不分别;这个无分别的心,我们叫它作如来藏;它不是没有作用的,它有无量无边的神用,可怜的是:众生日用而不知。等你悟了,你就说:“原来祂还可以用!”不是只有让你知道而已,它还可以用,并且很好用,所以如来藏不是空无。

因此,空,名为空性,表示这个空,有自性,但不是昭慧法师(台印顺法师的传人)讲的自性见外道那种自性;因为自性见外道讲的自性,都是六识的自性,从来不离六识心的自性,都是妄心的自性。而如来藏的功德自性,是超乎于六识之上的;不但如此,你更不能一时一刻没有它,所有众生都把如来藏这个它抱得紧紧的。人家小男生、小女生恋爱时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可是众生对自己的如来藏是只要一刹那不见就如隔三秋,只是众生都不知道其中的道理,而且妄心六识心的自性还是从空性心如来藏的自性中出生的,因此这个「空、有自性」的心,不是无性。它在六尘中、六尘上不作任何分别,无始劫以来本已如是,悟了以后还是如此;但是空性心如来藏却另外有六尘外的了别性,(如来藏的无分别只对六尘,而六尘以外的法却能广作分别),这不是阿罗汉及凡夫众生所能了知,所以这个无分别的空确实有其自性,不是断灭空,不是空无的空,因此说“以无分别空故空”。

文殊菩萨接着又问:“空可以分别吗?”这一问,也问得好;因为维摩诘居士说“无分别空所以空”,既然是无分别空所以空,这个空到底能不能分别?因为如果没有一个分别心,又怎么能分别哪个是不空?所以文殊代无明众生提出这一问,维摩诘说:“分别也是空。”这有两个意思:
从世俗谛来讲,所有的分别性都是无常,无常故空,所以分别也是空;
从胜义谛来讲,能分别的觉知心空无形色,可都是从空性心如来藏中出生,不能外于如来藏而存在,一刹那都不行。当分别性的觉知心现起时,其实也只是在空性心如来藏的心体表面上运作,而六识觉知心运作时所缘的对象也只是如来藏显现在心体表面上的相分,能分别的觉知心与所分别、被了知的六尘相分二者都不离如来藏,所以分别性的觉知心当然也是空性心如来藏中的一部分,所以这个分别也是空。

诸位听了就懂这个道理,可是懂归懂,回去以后想要照这个样子再跟人家讲一遍,又讲不出来了。什么时候能讲得出来呢?等你悟了,在禅三被我印证了,不必做笔记,回去以后也可以依这个经文为人家讲解。所以菩萨的智慧不是声闻圣者所能了知,原因就在这里;因为你已经找到如来藏了,你将如来藏与五阴十八界配合起来现观之后,就可以为人家宣讲。所以,《维摩诘经》一定得要证悟如来藏以后,才有少分能力可以宣讲;有道种智了,才能为人畅演。如果否定第八识如来藏,而说他能讲《维摩诘经》,天下没有这回事;这句话,放诸十方佛土而皆准,我这句话不会改变,十方诸佛也会认同这句话。这部经都从如来藏来讲,可是有人把如来藏否定了,而能讲《维摩诘经》,那一定是胡人讲的,当然是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