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

白佛寺

热线:010-67868163

·邢台白佛寺 ·南和白佛寺 ·河北白佛寺 ·中国白佛寺

当前位置: 主页 > 放生护生 >

·放生、杀生、度生·

放生、杀生、度生

作者:修明 发布时间:2014-09-22 08:58 浏览: 字体:  

放生、杀生、度生


  我十年来至少读过五则关于放生的话题,都是负面的,否定的报道。这些报道读值得引起学佛者的思考。有篇《放生牛蛙是“行善之举”?——专家称:放生两只牛蛙一年池塘变死水》的文章,我摘引部分:

  牛蛙是川渝菜系里一道美味,深受食客喜爱。在一些动物保护者眼里,吃牛蛙属于“杀生行为”,他们中不少人选择购买活牛蛙然后放生,以为这是行善之举。
  
  中科院动物研究所博士张劲硕告诉记者,牛蛙对生物多样性危害很大,成年牛蛙能吞食比它个头小的任何生物,包括昆虫、蛇、蜥蜴、小哺乳动物、鸟类等,由于它们食物广泛多样,个体适应环境的能力强,繁殖速度超本地蛙类,加上没有天敌,一旦进入人类活动较少的自然环境,很容易种群化发展。更有专家直言,如果有两只异性牛蛙进入一片一亩左右水塘,熬过冬天繁殖一年,足以消耗光水塘里的所有生物,让水塘变成死水,非常可怕。
  
  事实上,不只牛蛙,包括巴西龟、罗非鱼等外来物种,都在威胁着北京的原始生态环境。
  
  从以上报道看,“一些动物保护者”,是记者含蓄地代指那些佛教放生者,因为他们以为放生是“善举”,是“行善积德”,佛教徒反对餐饮中的“杀生”行为而经常放生,以为这样可以给自己培植福德。
  
  我们反过来看看:你放生两只牛蛙,这两只牛蛙会吃掉上千只其他的比它们弱小的生物,试问,放生者对于那上千只被两只牛蛙和牛蛙的子孙吃掉的生物,何尝不是杀生行为?我们美其名曰“放生”,可我们不懂得“生物链上的规律”,盲目放生,其实,这样的放生也是杀生,何功德之有?哪里能说得上是善举?不过是一些人祈求功德福报的妄心下的妄为罢了。
  
  我经常对所谓的放生求功德、积功德之举持怀疑态度。2013年的《北京晚报》报道过一则放生的案例,放生者购买了很多鱼,到北京后海放生,一帮人闻讯等着即刻捕鱼。结果如何?两个捕鱼者为了争鱼,打起来了,险些出了人命。
  
  很多年前,一帮北京的居士放生,把鸟市上的笼中鸟五百多只买来到山林放生,随后几天,这些鸟大多死掉了,那一带的路上到处是鸟的尸体。原来笼中鸟被人养惯了,放生后不习惯野外生活,觅不到食物,活活饿死了。
  
  试问,这样的放生,是放生还是杀生?如果对于一只鸟儿来讲,做笼中鸟,在人看来是可怜,对鸟儿,何尝不是福报?不用经风雨,不用担心被老鹰捕食,有吃有喝,还有人去遛鸟。
  
  更可笑的是,放生促生了一个市场,很多人在此中牟利,越放生,也就越捕生越杀生。佛教徒越放生,放生的利益链越大,市场越大,越有人于中牟利,试问,此等放生,是不是杀生?
  
  不是不主张放生,而是要有智慧与方便。智慧,知道哪些生物可以放生,如何放生而没有对其他生物的危害,知道哪些生物一放生就会祸害一片,破坏生态,该如何善巧避免这些问题。至少,也应该在放生前做些生物生存及危害的咨询,然后决策如何放生、如何避免那些危害。而不是购来动物,找个地方一放了之。很多人的所谓放生,不就这样吗?如果像放两只牛蛙而危害一片地域的生态环境那样的放生行为,与其说是放生,不如说是更广范的杀生。方便,就是既能放生,又不会因此造成罪恶的智慧行为。千万不要因为无明、虚妄而“将欲积功德,烦将罪业造。”放生,需要修为、需要菩提心,需要仪轨,需要超度的方便,需要说法。这里面有很多属于修行的内容,恰恰是最关键的,却被放生者常常忽视了。赵文竹老师、雪漠上师都有关于放生的仪轨文,网上也有,应该阅读。
  
  下面要说的是杀生与度生的问题。说复杂,很复杂,涉及的学理很多,说简单,极其简单,就是菩提心的修持境界。
  
  我经常被一些学佛信佛的道友问题学佛者可不可以开饭店,开了饭店就会因为食客吃肉而有杀生之举。他们很纠结。
  
  我经常说:只要你是个真修行者,真有菩提心,可以开饭店,也可以在你的饭店里杀生,你按照一定的修持和仪轨去做,这时的杀生即度生。
  
  这话不是随便讲的,否则会成为一些人的借口和攻击话题,也会造业。
  
  那个原则和仪轨,在于当事者的菩提心和修持,发大愿,以修持力和菩提心,超度那些被你的饭店杀生的动物到善道里去。没有特殊的仪轨,只要你的修持力、菩提心到了,一念即可超度。
  
  生死到问题很深,杀生与度生的道理也很深。我下面借虚云大师讲的一则故事和《米拉日巴传》里的故事以说明。
  
  虚云大师讲的故事,大概的内容是:有个屠夫祖辈以杀猪为业。一次,一个高僧对他讲了杀生的果报,指着他要杀的一头猪说,这是你父亲的投生。说完便对着那头猪叫屠夫父亲的名字,那头猪果然点头垂泪。屠夫说,自己祖辈以此为业,自己也不会别的职业。怎么办?高僧说:无妨。我告诉你一个办法,既能以原有职业过日子,又能修行。他便叫这个屠夫念佛,并继续从事屠夫的职业。只是,他每杀一头猪,都要在心里为之回向,祝愿这头猪投生善道。
  
  这个屠夫天天精进念佛,也给那些被自己屠杀的猪说法度化,愿他们从此了脱业债,投生善道。
  
  很多年后,这个屠夫走访了邻里,告诉他们,自己将要于某日某时坐化,往生极乐世界。请大家来见证。届时邻里都来了,他说了一首偈子就坐化了。
  
  昨日夜叉心,今朝菩萨面。罗刹与菩萨,不隔一条线。
  
  令当时很多人受到感化,开始念佛。
  
  原来,那个高僧告诉他,那些猪既然做了猪,就是它们必然的业报,难免被杀的命运。你不杀,别的屠夫也会杀。但因为你念佛,你发心,你超度,就和别的屠夫所杀完全不一样。因为你的念佛、回向、祝愿和超度,那些猪死后,灵识即会投生善道。修为越高,菩提心越大,作用力也越大,甚至一念之中就超度其神识,自然就减轻了猪被杀时的痛苦。同样是感应业报而被杀死,但因果不一样,结果也不一样。这是有菩提心和无菩提心的差别。在没有菩提心的屠夫,杀生就是杀生,必然有恶报;在那个发了菩提心的屠夫,杀生就成了度生。信念、心念变了,因果和结果自然变变了。
  
  那位教化屠夫的高僧,真是有大智慧大方便大善巧的僧宝。屠夫闻法而行,得大成就。这是大修行、大境界。
  
  佛教故事里,有位宋代屠夫,经高僧规劝后,修持《金刚经》,回向功德给被自己杀生者,后来屠夫获得成就,最后坐化,说了一首偈子:
  
  五十余年离杀业,手抛刀秤暗修行。今朝得赴菩提路,水里莲花火里生。
  
  我们能不能做从事世业时“暗修行”呢?能不能心存菩提而得赴菩提路呢?这才是关键中的关键。
  
  《米拉日巴传》里写的情节是:有一次,上师马尔巴要米拉日巴大师用咒术降下冰雹,打击附近一个不信佛的村落,以此迫使他们学佛信佛。密宗讲“上师相应法”,要把上师看作“活佛”,上师说什么,做弟子的不能怀疑,必须执行。米拉日巴奉命以咒术降下冰雹,那个村子里的庄稼被打坏了,很多鸟儿被打死了。米拉日巴装了一袋子被冰雹打死的鸟儿的尸体在哭。上师问他为何哭。米拉日巴说,自己因为嗔恨心、报复心,学了咒术,以咒术杀死了叔父、姑妈两家的四十余人。因为明白自己造了杀业、罪业,才来学佛以求解脱。如今又杀生造业,能不难过吗?
  
  马尔巴对着鸟儿持咒,那些鸟儿全飞走了。这令米拉日巴很吃惊。马尔巴说:“你以为是杀生?这些鸟儿,一些直接往生到了空行净土。一些因此与你结下缘分,它们会投生人道,将后会成为你的弟子。”
  
  据说,米拉日巴成就后,一些追随他的弟子就是当初被他用咒术降冰雹打死的鸟儿的转生。
  
  南怀瑾先生讲过一则故事:古代有位高僧,开悟后发现自己的法缘不盛,于是他到森林里做布施,洒了一些米,发大愿说:只要吃到这些粒米的鸟雀,都能在死后投生人道,以此因缘,做我弟子,同修佛法,共证菩提。施食之后,这位高僧于此隐居二十多年。二十多年后来了很多年轻的出家人做他的弟子,法门大兴。
  
  这些故事,很难说没有,也很难说一定就有。故事背后的道理一定存在,因为这道理符合佛法修证的精神。这里的前提是真正的修行,以及菩提心及修证境界。即便这些故事是古今大德为了教化而说的“寓言”,而寓言背后深刻的佛理是如如不动的,了义的。
  
  佛法是唯心唯识的。
  
  很多人学佛,不懂圆通方便之理,只是强执一边之理,成了禅宗批评的“担板汉”,只见一面,不见另一面。
  
  我写此文,既不鼓励放生,也不鼓励不放生,放生与不放生,都有恰好的因缘。对于佛法与世法的矛盾,需要智慧调谐。经云:“一切产业治生,皆与实相不相违背。”如何在世法中顿见实相,这是大修行,大考验,也是大智慧,大方便,大解脱,大圆满。